唉看過我的文的話就知道我文都不快樂w這篇也不例外但我很努力讓他快樂了真的。

些微性描寫,請注意>____<(第一次嘗試嗚嗚嗚Q_Q) 現在設定大概是35~40歲左右,過去是30歲在一起左右。

所以過去現在交錯。吧(?) 暫且用深淺跟空多行一點來分別><(?) 如果有更好的方法歡迎跟我說嗚嗚TAT

 

 

 

 --------------

 

 

 

 

 

「相葉くん,走吧。」

他轉過身面對著我微笑,那溢出眼底的溫柔將我包覆著,他往前跨了一步,將手對我伸出。

「嗯。」我有些猶豫地握上了,他似乎感受到我的情緒,將我的左手握的更緊了一些,

走向那等待自己許久,有好多攝影機照相機記者的地方。

 

 

 

 

 

在演唱會上牽起彼此,稍微用力的握住對方的手,

在他哭的時候,給他一個稍嫌大力的擁抱,

在他想要胡鬧的時候,自告奮勇的當第一隻白老鼠。

 

『我一直都在這裡,都在你的旁邊』。

想這樣告訴你的。

 

或許從小動作就可以知道對方對自己抱著的情感應該也不同於其它人,

櫻井告白的時候沒有說喜歡,甚至他到現在也不知道那算不算告白,

只對著相葉說了「在一起吧。」

櫻井在聽見相葉的回應之前就已經知道他會答應,一如往常的自信。

 

或許就是少了那『愛』字把兩個人緊緊的絆在一起。

 

聽到櫻井對自己說出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相葉還是有被嚇到的,

就算兩人之間的氣氛有如何明顯的異常,有如何明顯的不一般,

他以為櫻井是一輩子不會去戳破它的,因為他是中規中矩的櫻井翔,

十年之前或許還有可能,那從骨子中散發出來的叛逆氣息,

想要尋找一點新的刺激而選擇了相葉雅紀,還有可能的。

但現在的情況是,

一邊讀著新聞,像是說著「今天天氣不錯。」若無其事提起兩人在一起的30代男人櫻井翔。

 

「嗯。」他知道我不會拒絕的,看櫻井翔那有點欠揍的笑容就知道了。

 

 
說不上有什麼地方劇變,畢竟兩人都相處了十幾年,只是有些小地方跟以前不一樣了。

兩人一起回家的時候變多了,有時候相葉個人的錄影有些遲了才結束的時候,

走出攝影棚就會看到一個男人站在柱子旁,看到自己了之後就會舉起手對自己打招呼,

 

「相葉くん,真是巧遇~」

「對對對,這星期五天你已經跟我巧遇三天了。」

櫻井像是沒事人般地接過自己的包包揹起,

「翔ちゃん,我可以自己揹,而且你也不用每次都來等我。」怪不好意思的。

 

「嗯。

雖然嘴上答應了但也沒有要把包包還相葉的意思,櫻井自顧自的繼續走著,

相葉想明天大概又會看到他了,因為昨天對櫻井講同樣的話,

櫻井的回答同樣是有些敷衍的『嗯』。

 

「今天去我家?」櫻井坐進駕駛座後詢問著坐在副駕駛的相葉意見,

看見相葉用外套把自己的頭整個罩住,一副就是『我要睡覺翔ちゃん你不要吵我』的樣子,

 

「……好。」沉默了幾秒從外套裡發出了悶悶的聲音,「……不好吧。」

「你說什麼?」

從外套裡傳出的聲音有些模糊,櫻井只聽到了最後一兩個字,

「你每天都把我的經紀人支開不好吧!」

櫻井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有什麼不好,人家都感激我可以讓他早下班呢。」

櫻井轉開收音機,流溢出的輕音樂讓空氣都柔和了起來。

「而且這是團員愛啊,相葉さん。

趁紅燈停車的時候,隔著外套湊上大概是相葉臉頰的位置上偷了一個香,

還故意發出了有點大聲的聲音。

 

「……什麼團員愛啊翔ちゃん大色狼。

 

櫻井止不住自己的笑意,想像著外套下的那人的臉。

——必定是很可愛的吧。

 

 

相葉跟在櫻井後面關上了門之後,就感到一股力量將自己往牆上推去,

還來不及喊痛,有些急躁的另一雙唇就覆上並啃咬著自己的唇,

兩人纏著對方跌跌撞撞的經過玄關,

雙雙倒向櫻井家客廳的長條型沙發,兩人相連的嘴唇從未分開過。

 

以前怎麼沒有發現翔醬這麼的,飢渴?

所以翔ちゃん也是走潤的ストイック路線囉?

嗯——

 

似乎發現相葉的思緒不曉得飄到哪裡去,櫻井帶點惡作劇的感覺,稍微用力的往相葉的鼻頭咬下去,

 

「啊!翔ちゃん你幹嘛!」相葉似乎被櫻井的行為嚇到,想要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那人,

但兩人的身體是緊貼著的,沒有空間讓自己的手去推開他,

「你不專心。」動作放輕了許多,櫻井繼續輕咬著身下那人,從鼻頭到嘴唇,而後移動到耳垂,
櫻井的動作引起了那人獨特的笑聲。

「翔ちゃん,我有這麼好吃嗎?」

「好吃,但只有我可以吃。」櫻井輕輕的笑著,
嘴唇與耳朵的零距離讓櫻井的聲音一點不漏的直接進了相葉耳裡,讓相葉的臉有些熱了起來。

「再讓我抱著一下就好,我知道明天早上你就有通告了,我不會勉強你的。」

兩個人都是男人,相葉怎麼可能不懂櫻井在說什麼,

而且緊貼的身體也確實的感覺到了櫻井的需求──咳。

但是櫻井那一串近似挑逗的動作,相葉怎麼可能沒有反應。

「翔ちゃん……。」相葉稍微抬起下身示意著櫻井,櫻井用手摸著相葉的頭像是在安撫著他,


「雅紀怎麼比我還急的樣子。」櫻井一邊逗著身下那人,
一邊用另一隻手熟練的脫下相葉下半身的衣物,撫上相葉。

 

「翔ちゃん你閉嘴啦你明明也很、唔…嗯、」將雙手環上櫻井的脖子,頭埋進櫻井的肩膀,
讓對方看不到自己羞紅的臉,而罵著櫻井的聲音隨著櫻井的動作也逐漸變得黏膩且斷續。

 

將倒臥的姿勢轉成兩人面對面坐著,櫻井拉開了自己跟相葉的距離,撫上相葉挺立的那隻手加快了速度,而另一隻手慢慢的摩擦著相葉的臉頰,

「讓我看你的臉,雅紀。


「哈、嗯…翔、翔ちゃん……」所有的感官都被快感淹過去,

相葉腦內只剩下為他服務的戀人,胡亂的喊著對方名字,

櫻井就像自己的漂流木,只想抓住他,只剩抓住他,

就算自己的樣子多麼狼狽不堪,他也永遠會讓自己抓住。

 

「雅紀,你是我的。」

 

「嗯、狡猾……あぁ、うん…呼……」
發洩過後的相葉無力的倚著沙發,接受刺激而紅透的臉在燈的照射下明顯的跟櫻井成了對比,容易發汗的體質使臉鋪上一層薄汗,而那像兔子般的大眼也因高潮而閃著淚光,相葉抬起眼,在水氣遮掩的目光中只看到溫柔對著自己笑的櫻井翔,

 

他忽然很想哭,很想很想。

 

櫻井在相葉的嘴唇上輕啄了一下,知道相葉因為刺激過後而不會大動作掙扎自己,

就不顧相葉的驚呼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起了對方,

將對方放上了床舖,拿起放在旁邊的毛巾將相葉臉上的汗擦了擦,

拿起放在櫃上的遙控器將空調調至適當的溫度,相葉一語不發的看著櫻井不間斷的動作。

 

櫻井像是哄著小孩一樣的趴在床邊看著相葉,

「累了吧?先睡一覺吧,我早上會叫你起來梳洗的,不用擔心。」

輕拍幾下相葉的頭後,櫻井走到房門旁關上了燈,

「晚安。」

 

「翔ちゃん晚安。

 

櫻井翔去浴室了吧。

 

相葉翻過身背對房門無聲的流著眼淚,雖然知道現在櫻井不會衝進來問他怎麼了,

但他不想讓櫻井有任何擔心自己的機會。

 

相葉雅紀覺得他有一天會被櫻井翔給的幸福跟自己的眼淚淹死。

 

 

 

 

走上台時,一排的照相機對著我發出了刺耳的咖嚓聲,

握住我的那隻手又更用力了一些,就跟以前一樣,

『我在這裡。』是嗎?好像有點不緊張了。

我看著他笑了笑,表示著我已經沒問題了唷,

然後,輕輕的將自己的手從他手掌心抽出,拿起放在一旁的麥克風。

 

 

 

 

「翔さん,你過來一下。」櫻井今天一走進樂屋就發現氣氛不如以往,雖然大野一如往常的睡在二宮腿上,而二宮也一如往常的專心的打著遊戲,叫自己過去的松本坐在個人座的沙發上,

他對面坐著相葉,低著頭像是做錯什麼事一樣,連看到自己進來都沒有打聲招呼。

 

「坐那裡。」松本指了指相葉旁邊的位置,櫻井應了聲就挨著相葉坐下,

 

「翔さん你自己看看這個,然後再跟我解釋。」松本把自己的手機推向櫻井,櫻井看著上面像是揭示板的網頁,來不及說出原來松本君也會看這個的時候就發現上面討論的話題對自己來說似乎不太妙。

 

『櫻井翔的目擊情報!』

『今天晚上經過A台電視局的時候,看到櫻井翔與某人在路邊打的火熱!……』

 

在文章的下面還附上了一張圖,雖然漆黑不清的根本無法確認是不是自己,但當事人當然知道,
那就是櫻井翔,那個某人就是現在坐在他旁邊的相葉雅紀。

那時覺得天冷,櫻井將自己脖子上的圍巾解下圍在相葉身上,而看著鼻子通紅的相葉,
櫻井就帶著玩弄的心情將自己的唇覆了上去,自己認為是一瞬間的事情居然就這麼被人捕捉下來了。

雖然下面的留言多半傾向誤認或是毀謗自己,但是他知道成員們都不這麼想。

「什麼時候知道的?」櫻井繼續看著揭示板上的留言,櫻井跟相葉在一起的事情,

從來沒有向其他人提起過,兩人都知道這段關係太不穩定了,

不論是他們現在擁有的身分地位或者世間的輿論,這不是一起面對就可以解決的問題,

所以他們寧願瞞著,包括他們像是家人的成員們。

 

「翔さん,你以為你不說我們就不知道嗎?又不是相葉氏。」二宮不知何時拔下了他的耳機,
而相葉聽到二宮提起他的名字就敏感的抖了一下,二宮繼續用他那慵懶的聲調說著,

 

「幸好相葉氏那時候被你包得緊緊的完全——看不出來是誰,不然這被上面知道,」
二宮指了指天花板後接著用手在脖子上劃過一線,

 

「我們誰都保護不了你們。」

 

 

 

 

「感謝各位今天撥空來參加記者會,在這裡致上最深的謝意。」將腰彎成了九十度,
我看到了旁邊陪我走過這二十年的四人也跟我的動作一致。

 

抬起頭來,深吸了一口氣後我回憶著這幾天努力背著的稿,不能在這個大日子出錯。

「最近關於我的一些傳聞各位可能都有聽過,啊,說不定在場的有幾位就是負責撰稿的。」
從記者席上傳來一些零星的笑聲,我對他們笑了笑,

「我相葉雅紀在今天向各位宣布我要結婚的消息。」接在此起彼落的驚呼聲之後,是停不下來的閃光燈,
希望今天的自己頭髮沒有太亂,剛剛上台前忘了叫翔ちゃん幫我看看。

「公開宴請的時間已經預訂在下個月的今天,歡迎不嫌棄的各位來參加。而大家最在意的一定就是……
進一段廣告!唉唷痛!」

被翔ちゃん打頭了。我也很緊張啊想搞個笑嘛,我小聲的向他碎念,

他只瞪了我一眼,正經點,你看潤的臉。翔ちゃん講完之後我偷偷往離我有段距離的松潤瞄去,

因為記者媒體還在拍著所以他露出的笑容非常的專業,但跟他相處二十年如我,

看他嘴角上揚的角度就知道我等一下回到後台絕對會被痛罵,而且還沒有人會救我,嗚嗚。

 

「我的對象是一位……」

 

 

 

 

在揭示板那件事情過後,相葉跟櫻井約定了櫻井不要如此頻繁的來接送他,至少得等風波平息再說,他們雖然不太接觸網路,但他們都知道網路不光是用來查資料,用來傳播謠言也非常的有用。

櫻井聽到相葉的提議之後像小孩子一樣幼稚的噘起了嘴感覺有些委屈的答應了他,相葉用手去壓住櫻井那翹高的嘴唇,

「翔ちゃん都幾歲了不要裝可愛,你看看我的雞皮疙瘩!」
說完之後作勢要去挽袖子,櫻井趁著相葉注意力沒有放在自己身上的時候猛地抱住了相葉,

 

「お母さん、我肚子餓了。」櫻井裝起了之前在節目上模仿過的童音,逗的相葉咯咯直笑,

「我的乖兒子,媽媽帶你去吃蕎麥麵好不好。」笑笑的推開了櫻井站了起來,

「好久沒去旁邊的家庭餐廳了,翔ちゃん走吧!」

「最喜歡媽媽了!」

「不要再演了!」相葉緊緊握住櫻井的手,走在櫻井前面不讓他看到自己的臉,不然他看到之後一定會笑自己。

 

誰叫現在的自己太幸福了,只好表現在臉上囉。

 

 

櫻井覺得最近都遇不到相葉。

這樣說法或許十分矛盾,畢竟他們七天內有三、四天的時間都會見到,所以櫻井指的是私下的個人時間,

最近在自己的要求之下相葉好不容易答應自己恢復了接送的習慣,但是相葉也面有難色的跟自己說,

「翔ちゃん,我最近錄完影後可能要常常回去實家,所以等我打電話給你,好嗎?」
櫻井沒多想就答應了,答應了之後相葉卻直直的盯著他看,

沉默了一段時間應聲謝謝後就往攝影棚走去。

直到很後來櫻井才發現為何那時的相葉臉色不太好看,還有不同於以往的異樣沉默。

在相葉說過等他電話之後,櫻井也從來沒有接過他電話。

 

怕自己打電話過去會顯得很纏人,櫻井也只敢發封「你最近很忙嗎?」的簡訊給相葉,

帶著相葉隨時可能回復自己的心情戰戰兢兢的入睡,結果直到隔天下午相葉的簡訊才躺在自己的收件匣內。

 

「翔ちゃん對不起,最近東京跟千葉頻繁來回,一回家都凌晨三、四點了,
倒頭就睡沒能及時告訴你真的對不起,你可以等我嗎?」

等你?什麼意思?雖然櫻井不太懂相葉最後一句話的意思,但他想這可能是相葉跳躍性思考的產物。

第幾個錯誤了。

「最近季節轉換要好好休息,來回也要有一個上限。我等你,多久都等。」

發送。這次簡訊很快就回覆了,

 

「ありがとう、ごめん。

櫻井笑笑的想這傢伙喜歡隨便道歉的習慣果然還是改不過來。

 

 

 

「我的對象她是一個很普通的女性。

要說普通好像也沒那麼普通,初次見面的時候,我向她做了自我介紹。感覺不太需要對吧?

以往的相親對象——啊,我以前有一段時間都在頻繁相親的,

『都這把年紀了還不結婚!』每次回到實家的時候都會這樣被念呢。

以往的相親對象總是在我說話之前就讓我感受到一股視線

『啊,又是一個輕浮的藝能人』、『這不是常常在電視上出現的那個笨蛋嗎』,

但是她,真咲,她對我不熟悉,我對真咲而言就是一個平凡的相親對象,沒有其它角色,

而我走下任何一個鏡頭,也就是一個平凡的人,想把握一個平凡而簡單的幸福的人。

她是一位溫柔的女性,被團員嫌棄冷場的故事或者常在重要時候出錯的我,

都可以讓她露出可愛的笑容。我心想,就是這個人了,她可以給我一個簡單的幸福,

而跟真咲走過的這些日子,我想要把握一輩子,不讓她變成我的回憶,而是成為我的未來。

而對於支持我的大家我心懷感激,我會用我的一輩子去緊握這簡單的幸福來回報大家。」

 

我再次低下頭,這重要的日子可不能讓自己哭紅鼻子,

我偷偷用力捏了自己大腿讓自己的感傷消散,從耳邊傳來的是其它成員的聲音。

 

 

 

「翔ちゃん、我回來了。」在幾周的奔波之後相葉似乎是短時間內不用再兩邊跑了,

今天難得的是由櫻井親自接送相葉來到自己的家中,跟以往一樣跟在櫻井後面進門,

而不一樣是這次相葉多說了一句我回來了。

 

「辛苦你了,歡迎回家。」櫻井聽到之後轉頭過去對著相葉一笑做出回應

,也將唇覆上相葉那將近一個月沒有觸碰的柔軟,像是迎接這個家的另一個主人終於歸來一樣,

櫻井的吻像是在對待寶物一般輕柔的搔著相葉,

分開了之後他看著相葉低著頭像是在喃喃唸著什麼。

 

「雅紀?怎麼了?」相葉不發一語的拉著自己的衣襬,抬起臉來看著自己的眼睛居然帶著一點水光,

讓櫻井心頭一緊地想要抱上他,卻被相葉用一隻手擋在中間,像是在害怕什麼的拉開他們的距離。

 

「翔ちゃん、你就這樣……聽我說完可以嗎?」像是鼓起勇氣才把這句話說完一樣,

相葉講完之後又把頭低了下去,櫻井本來想像平常安慰相葉一樣輕輕揉亂他的頭髮,

但又怕任何一個動作會觸動到相葉的情緒,半抬起的手停在空中一陣後又垂擺回身側。

 

「……我們、分開吧。」

 

老實說這時候的自己應該是要驚愕或是生氣的,但櫻井沒有。

自己在內心深處就已經有預測到這一天的來臨了吧,櫻井想。

相葉雅紀一直像一隻自由的小鳥一樣,櫻井從不奢望自己可以綁住他,

所以櫻井翔從一開始就不說『愛』。

他跟他之間的『愛』太沉重,光憑身旁的人支持是不夠的,遠遠不夠。

而這份感情的沉重,櫻井只希望可以全部讓自己承擔起,

相葉雅紀的光芒不該被這份沉重磨滅任何一點,相葉只需要負責櫻井翔給的幸福。

 

就算給了如此多,他總有一天要離開的,例如說現在。

 

櫻井想起了相葉平常用來安慰自己的話。

 

「雅紀只要記得我一直在這裡就好。」

沒關係,我在這裡。

從以前開始,給你一個擁抱,陪你一起做任何想做的事,

我知道你一直沒有忘記相葉雅紀的身旁一直都有櫻井翔的存在。

我知道你之後也不會忘記。

 

 

「為什……」相葉驚訝的抬起臉,櫻井再次看到相葉的臉後他不合時宜的笑出來了。

 

「喂,哪有加害者哭得比被害者慘烈的?」櫻井像往常一樣,用著袖子溫柔的把掛在相葉臉上的淚一點一點的擦掉,

默默看著櫻井的動作的相葉,撥開了櫻井的手後往前跨了一大步將自己擠進櫻井的懷中,

手緊緊環上那以前常常笑說好捏的腰,臉埋進衣服裡聞著專屬於櫻井的味道,

 

——這是最後一次了嗎?最後一次機會能夠讓我如此在你身邊放任。

 

「對不起、對不起……」相葉嘴巴重覆著這個單詞,眼淚似乎有短時間停不下來的跡象,

本來被相葉動作嚇到雙手舉起的櫻井也在相葉的聲音中慢慢回神,他輕輕拍了相葉的頭,

 

「笨蛋,該說對不起的一直是我。」

 

對不起,我才是最任性的那個人。

對不起,我沒辦法給你一個關於愛的承諾。

對不起,我明明是最不希望你不安的那個人,但給你的都是不安。

 

「雅紀你聽了之後不要生氣哦,其實我一直知道你有在相親的事情。」

 

「え……」

 

「上次打電話回去桂花樓的時候聽伯母講的,太寂寞了才會打回去的,嘿嘿。」櫻井害羞的摸了摸鼻子,另一隻手將相葉摟的更加用力。

「伯母說,很擔心你到現在這個歲數連一點感情消息都沒有,該不會要終老一生吧她還想抱抱可愛的孫子之類的話,雅紀一直是個很孝順、很體貼的人,所以才會答應父母給你安排的相親。
我知道了卻還纏著你不放,很狡猾吧?」

 

「翔ちゃん才不狡猾……」

 

「所以你今天提出分開,不要內疚、不要覺得對不起我。
在最後聽我一句話,答應我一件事好嗎?」

 

「……うん。」

 

「我愛你。」

「請找到一個比我更好的人,比我更幸福。」

 

「狡猾……」櫻井感覺懷裡的人剛剛停下的眼淚似乎又湧出來濕了他的衣襟,
櫻井深呼吸了一口氣將頭往上仰了一些角度。

 

「你剛剛才說我不狡猾的。」

 

 

 

「相葉ちゃん,你還記得我曾經寫過一張人生計劃表嗎?

我在38歲那年可寫了『相葉ちゃん結婚』唷,等你生小孩的時候……」

「大野さん,太長了。而且不是相葉さん要生,這樣太恐怖了。

我們家的相葉さん已經成為一位可以讓女性依靠的成熟大人了,真咲小姐真的是一位非常適合他的女性,

連會讓全場靜默的笑話都可以逗笑她,我已經可以想像相葉さん以後的家庭會有多麼的熱鬧了。

恭喜我們家的相葉さん結婚。」

「啊我想說的話NINO大概都已經說完了,相葉くん請等著我們去鬧洞房。

——剛剛是誰問會不會在酒宴上表演的?!

當然是……會的啊,翔さん都已經準備了好幾個餘興節目了,

請各位記者朋友們務必要來參加相葉くん的人生大事。」

 

「我今天可是第一次聽到我準備好餘興節目了!!

咳嗯。經由這麼多年的相處之後,相葉くん看起來或許會被分類在神經大條那方,

但是其實他是我認識的人裡情感最豐沛又細膩的人了。

在心情不好的時候,他自願當個令人信賴的垃圾桶,陪我們一起生氣,甚至還會為了我們哭泣,

在最後,相葉くん總會拿著衛生紙一邊擤著鼻涕一邊說著『我還在這裡啊』,

而我最後總是變成安慰他的那個。

如今,當相葉くん宣布結婚的消息,

他有一個可以陪他走過一輩子風雨的女性了,喜怒哀樂都是要一起承擔的。

有了妻子的支撐之後,相葉くん雖然已經夠好了,但一定會成為一個更好的男人的。

之前一直沒有機會跟相葉くん好好的道賀。

 

他轉過來面對著我,把麥克風拿離嘴邊,

 

「雅紀,恭喜你結婚。」

 

我緊緊擁住他。

 

「成為一個要保護女人的男人之後,可不能這麼愛哭了喔。」

 

「嗯。」

 

他小聲的苦笑了一下,大概是查覺到他的西裝沾上了我的眼淚了。

 

或是想起那對比現在有些苦澀的從前。

 

 

「話說回來,我才該娶MASAKI吧。」

 

「……櫻井翔你這是公開搶婚。」

 

 

 

---

 

 

真咲的日文拼音是MASAKI,請當我的惡趣味吧Q_Q

 

老實說,我覺得不用說愛,

也會懂的。

溢於言表的表現。

 

我想表現的是,

他們太愛對方了,但不被愛所控制理智,

愛,所以知道放手才是對的;

愛,所以知道他必須讓他過一個40歲男人真正該過的人生,

他該跟一個女人結婚,他該讓那女人生一個小孩,他該為小孩做一個鞦韆,他該帶小孩去一座公園,

他該跟小孩一起看著DVD,說著,那個是爸爸的好朋友相葉桑唷──他該跟小孩介紹起自己。

但,櫻井翔是不會放手的,所以相葉雅紀只好、或者說必須,離開他,

因為只要相葉雅紀提出的,櫻井翔從來不會不答應。

 

希望有表現出來Q_Q

 

差點忘了說!!!!
相葉氏的結婚感言部分有參照某樂團某人最近的FB動態(?!)
希望他幸福Q_Q!!!!!!!!!!!!!


創作者介紹

それはやっぱりきみでした。

や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はじめ
  • 阿www
    這篇好讚///
    正中我對SA的感覺~
    就是因為愛所以才分開
    就是因為深深的喜歡才能對對方如此溫柔
    就算分手了但愛肯定是更深了
    我真的覺得 只要他們相愛就夠了///
  • 你好:D!!
    唔喔回應來的好快XD!!!!!!!感謝支持!!
    其實打到一半我差點對自己的設定崩潰orz(喂
    明明喜歡但是不能在一起,聽起來很莫名其妙又很痛苦,
    但是這就是這兩個人必須面對的事情。
    第一次嘗試交錯希望不會覺得混亂混亂的XDD"
    翔ちゃん跟相葉ちゃん在我心目中就是個溫柔無上限的孩子Q_Q!!

    やな♪ 於 2013/05/12 01:17 回覆

  • はじめ
  • 別擔心ww寫得很好喔www
    只要他們兩個知道彼此的心意就夠了
    我這個SA飯一直都是這麼想的 雖然能在一起更好啦///
    因為愛才選擇在一起 就算因為現實必須分開
    就算那樣還是深深愛著對方
    好感動QAQQQQ
  • 謝謝;D;////////
    能讓你說出感動我也感到很感動QAQ!!!!!!(繞口令?!

    やな♪ 於 2013/05/13 01:40 回覆

  • ryf6ob3
  • 美○_國○_﹎職_籃﹌_下_﹋注☉

    aa8888.net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