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ba Masaki Side

BE。

 

 

 

--

 

 

 

 

「相葉ちゃん這是怎麼回事?要搬家了?」

大野方才接到相葉的電話問大野可不可以現在來他的住處有事需要自己幫忙,

大野想了想反正最近休假都忙著繪畫沒有時間出去走走,就答應了相葉的請求,

沒想到來到相葉的住處時卻看到屋門大開,探頭進去發現地板上堆滿了一個個的紙箱,傢俱也只剩幾件。

 

「啊,リーダー你來啦?ごめん、ごめん,現在不能好好招待你,

有些東西我自己搬不下去可能需要你的幫忙,因為不知道要找誰就找你了,嘿嘿。」

 

「好,相葉ちゃん你抬那邊,一、二、三——嘿。

沒有時機讓自己詢問來龍去脈,大野在相葉的指揮下幫忙了他漸漸完成了搬紙箱的工作,

相葉說傢俱明天會請搬家公司的人來搬,今天放假閒著有些東西就自己搬了。

 

「結果還是請リーダー幫忙了,真抱歉。

相葉笑著,以有些抱歉的眼神看著大野,遞過剛從冰箱拿出來的啤酒,

因為連沙發都被搬走了,相葉就直接往地下坐去。


「沒關係啦,好久沒做苦力活了。」

大野接過啤酒,挑了個可以看到相葉正臉的位置同樣地坐在地板上,

窗外的光照射進來,早上出門時刺眼的白光已經不復存在,代替的是映照在木製地板上的橘紅色光芒。

 

 

「相葉ちゃん……你沒有告訴其他人對吧?」

大野一邊喝著相葉剛剛為他倒的啤酒,一邊提起今天相葉叫他來的真正緣由。

大野想知道。

與其說想知道,不如說應該知道。

搬家這種事,搬相葉雅紀的家這種事,怎麼想都不會是自己來,

 

而是另一個人——

 

「相葉ちゃん,你們、怎麼了嗎?」

看著相葉表情的變化,一瞬間大野想讓自己開口說出『沒事當我沒問』之類的話,

但這不講出來之後要怎麼辦?從曖昧不明的時候他就一直看著他們,

誰說大野智後知後覺?比起當事人,大野想他可能更清楚,

清楚兩方各做了什麼樣的犧牲,什麼樣的決心。

 

「リーダー。」

大野默默的等著相葉把話講完,

他看著相葉嘴巴開開合合的,話似乎梗在喉嚨裡怎麼樣努力也擠不出一個字來。

相葉深吸了一口氣,

 

「——我們分開了。」

發出最後一個音的時候,有什麼東西從相葉臉上滑下,

但外面照射出來的橘光使他有些看不清相葉的表情,但他知道相葉正扯出一個很難看的笑容。

 

「也不能算分開啦,明天也還會在一起做節目,後天也有一起的採訪,大後天也……」

「相葉ちゃん,別說了。

 

「……。」

 

相葉低下了頭,地板有一灘小水灘正在聚集著,

大野把自己的身子拉近,半跪坐地伸長了自己手臂將相葉拉入自己懷抱中拍著他的背像是在安慰小孩子。

 

-

 

「じゃぁ、これで。相葉ちゃん,大丈夫?」

大野被相葉送出他家的玄關時月亮已高掛天空,

相葉的笑容雖然還是顯得有些無力但總算不像剛才那般勉強。

「大丈夫ですよ。リーダーありがとう,就這樣麻煩你了一整天。

「沒有的事,不要想這麼多了。」

大野拍了拍相葉的肩膀,卻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微微地皺起了眉頭,

「相葉ちゃん打算什麼時候告訴他們呢?」

不用說得明白,他想相葉絕對知道自己指的是什麼,關於他與櫻井翔,還有搬家的事。

 

「うん、暫時不會告訴他們吧,我已經可以想像ニノ跟松潤的表情了。

相葉乾笑了幾聲,二宮跟松本會臭罵他一頓的機率,百分百。

 

「リーダー也要請你幫忙我瞞著他們了,不是翔ちゃん的錯,我不希望他們去罵翔ちゃん,分開、是我提的。

相葉越說越小聲,最後幾個字甚至被他含糊的帶過了,但都有好好的收進了大野的耳朵內,

大野雖然心裡有很多疑問但還是先點了點頭,

 

「那相葉ちゃん這次是搬去……?」

 

「港區,可以好好的看到東京灣的地段唷。」

 

 

--

 

 

送走了大野之後相葉轉身回到那顯得有些空空如也的家,

下星期,就再也不會回到這了。

 

為什麼要提分開?相葉不是不知道總有一天會面臨這個情況,

只是沒想到是由自己提,不過如此的寵溺著自己的對方大概也不會提,

說不定告白苦手的他連分手都說不好。

 

所以無疑地,他以為他們可以一直這樣下去。

 

相葉說要分開的時候只給了對方一個理由——因為我們是嵐。

 

多下手的理由,相葉自己講出來的時候都已經可以想像接下來對方會有多氣憤多震驚,

但不如他所預料的,對方只是在一段自己記不清有多久的沉默之後,緩緩的說著,

 

「好。」

 

好。

一個字就結束了他們到目前為止的關係。

相葉不能埋怨誰,是他提出的他沒有權利再說些什麼,

只是,或許他內心深處還是希望那人可以挽留自己的,

至少問問自己『為什麼』,至少在最後,他可以對相葉雅紀生氣。

可是櫻井翔沒有。

 

要搬家也是分開後的決定,在櫻井將屬於他的東西從這個家全部拿走之後。

他不想讓櫻井上心這事所以他選擇隱瞞,

這個家太多兩人的回憶,相葉雅紀承不住的兩人份。

 

但他選擇了哪?

「港區啊……。」

相葉自嘲的笑了笑,

港區,那個櫻井翔出生成長的地方。

逃離了回憶,又去了一個充滿櫻井翔氣息的地方,

什麼分開,這不是又像個怨婦一樣的纏了上去嗎。

 

拉出藏在衣服裡上個紀念日時櫻井紅著臉慎重的交到自己手上的項鍊,

項鍊上面掛著的戒指刻著自己的名字,

「……真老套啊。」不管看幾次都想這樣說。

相葉把項鍊摘下,放進旁邊標著『Sakurai』的小盒子,

那是拿來裝櫻井遺漏在這個家的東西的。

 

相葉以一種複雜的眼神盯了那盒子好一陣子,

而後轉身回去自己的臥室,他輕聲的哼唱著,

 

誰よりもきっと、愛しているけど。

絕對比誰都更愛你,但是。

 

——一緒にはいられないもう。

 

我們已經不能在一起了唷,翔ちゃん。

 

 

 

 

--------------------------------------------------------------

 

 

 

有時寫一寫就會換到桌面,看到自己的桌面總會有種心虛的感覺。

(對的我的桌面就是某兩人04/04時做出的行為。)

從04/04夢中爬出來了,第一篇居然是BE。

太壞了Q_Q(?)

第一次寫Leader,希望角色個性沒有跑掉(抖抖

應該看得出來是以歌曲貫串全文,

安室女神的LoveStory,

如果有興趣的話可以去聽聽看我很推薦,

是一個非常悲傷的故事。

所以我在寫這篇的時候就一直重複播放這首。

東摸西摸寫寫放放也聽了七八小時。(中間還跑去看別人家的甜文)

但我寫出這種不能在一起的文。

嗚嗚。

想寫一個Sho Side。

 

 

等等就要出遠門好幾天了。

出門前更個新。

Position等我!

 

勿鞭Q_Q(?)

 

 

創作者介紹

それはやっぱりきみでした。

や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