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的意思是太陽。
我真的不會寫
HE。剛剛也想過這種文章發出來真的沒問題嗎誰要看啊。之類的。
他們沒有在一起。話嘮發作的
Yana後記再寫東西。

 

 

 

 

 

櫻井翔沒來由的覺得煩躁。

 

看著自己餐桌上那堆著自己剛剛食用過的空餐盒與空酒罐,
他愈看愈覺得心裡癢癢的,想發作卻又不知該用什麼原因發作。

連在家都像是被包袱壓住一樣,明明只有自己一個人。

櫻井苦笑,蓋上自己剛剛查著新聞資料的筆記型電腦,拉開窗簾打開落地窗往陽台走去。

看看手錶,晚上十點。櫻井抬頭看著天空,不期待在東京的夜裡看到什麼星星,
光害問題誰都知道但誰要去改善?而且自己看星星更顯得三十一歲男人獨自生活的悲哀。

櫻井發現自己的情緒似乎朝向憤世嫉俗的方向走去,他搖搖頭想把負面情緒甩掉,
更想把從剛剛就沒消失過的煩躁感丟掉。

他不管中年之後會不會後悔地用力抓了抓頭髮,拿出藏在外套暗袋裡的一包香菸抽出了一根點上,
菸被吸入肺部之後他突然感覺有點輕鬆了,
吐出一個一個的煙圈時他腦海突然滑過了一個很熟悉的聲音,

那好像才是幾天前的對話內容。

他抽走自己手上叼著的菸,義正辭嚴的對自己說著。

「翔ちゃん,吸菸會變笨的!」

「……那你自己就不要被我看到在吸菸看到一次我就丟你手上的菸一次!
而且這理論從哪來的我怎麼從來都沒聽過?還有照你這樣說日本三分之一的人口都正在變笨中謝謝。」

「翔ちゃん,你講話都不用呼吸的?被ニノ附身了嗎……」

「相葉雅紀你不要以為我沒聽到!」

 

他輕輕的笑了一下就把嘴唇抿起,
雖然剛剛提過了,但三十一歲的男人在陽台邊獨自回憶著自己與團員的對話傻笑,

那畫面真不是普通的孤單與悲涼。

 

滑著自己的白色手機翻著通訊錄,這種時候反而不知道該打給誰該說些什麼,
打給剛剛腦海裡的那幾個人?他更不知道該用什麼理由,
團員間的生活圈基本上是獨立形成的,五個人都有自己的朋友圈,很現實,
但私下的他就是櫻井翔,不是嵐的櫻井翔,就跟其他人一樣,
二宮和也就是二宮和也、相葉雅紀就是相葉雅紀、松本潤就是松本潤、大野智就是大野智,
不會特別想在私人時間互相連絡,平常幾乎是七天見個三天,
反正明天就會見,反正下星期就會見,總是抱著這樣的心態。

 

將通訊錄滑回一開始的頁面,
猶豫了一下還是按下了依五十音排序後那列在第一的名字,相葉雅紀。

等待接起的聲音一下就轉為自己熟悉的那個有點啞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もしもし。」

「啊、相葉さん?」

「哦哦!翔ちゃん!真稀奇啊怎麼了嗎?」

櫻井一時哽了一下。對啊,接通之後要怎麼辦?這從來沒有想過,

只是因為一時覺得有點煩躁想找個人說話,

……好吧,還有一點孤單所以想聽到一點溫暖的聲音。

「……不好意思呢,其實沒什麼特別的事。」

「えぇ~翔ちゃん現在自己一個人在家嗎?」

「嗯。」

「……。」

「……。」

 

 「只是有點想聽聽你的聲音而已。」

 

櫻井翔把脫口而出的這句話怪罪到剛剛晚餐時喝啤酒的關係,
那瓶啤酒讓他意識不清,大腦沒辦法多加思考所以才講出這種話,
櫻井覺得他可以見到電話那頭的相葉本來笑盈盈等自己繼續說話的臉,
因為自己那句想聽你的聲音的驚嚇而呈現嘴巴張開的呆臉。

櫻井翔輕輕嘆了口氣,

「相葉さん,對不起。」

「欸?翔ちゃん為什麼要道歉?啊,我現在手有點忙,等等再打給你,掰掰。

「あれ?喂?」

櫻井在相葉說完之後恍了一下,等到下一秒反應過來的時候,耳邊傳來的就已經是斷線的嘟嘟聲了。

 

「也太快。」對著被斷線的手機無奈的笑了笑,應該不會被覺得噁心吧。只希望那人不要跟二宮講,他誰都不怕就是怕二宮劈哩啪啦的吐槽力,這件事被二宮家的和也君知道大概可以被他掛在嘴上一個月。

 

有點冷。

掛上電話後靠著落地窗又站了一陣子,將手上那根菸抽完後櫻井轉身走回開放式廚房,打開被自己的代言產品塞滿的冰箱拿出了幾瓶啤酒。嘛,就今天這次讓自己放肆一下,從沒來由的煩躁到獨自想著回憶發噱最後竟然無緣無故撥電話給團員講了自己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噁心的話。

今天的自己已經夠不正常了,櫻井想。

沒有開啟電視聽著哪個節目的笑聲,沒有翻開電腦螢幕繼續查著下次新聞節目要用的資料,只是機械式的將酒一口一口的飲下,只是想著酒精或許可以讓自己容易入睡一些,雖然累但是又輾轉難眠的情況並不少見,雖然有時二宮跟相葉會偷偷起鬨著小豬、小豬的叫著,但如果可以他有一天也想當隻小豬,窩在家裡做最沒經濟效益的事情——吃吃吃、睡睡睡。

將手上已空的酒瓶捏緊,準備傾身拿起桌上第二瓶啤酒,耳邊忽然響起自家的電鈴聲。
櫻井疑惑著看向牆上,十一點。這時候會是誰?住在隔壁按錯電鈴的酒醉大叔?
雖然意識已因酒而有些朦朧,但櫻井還是有意識到自己的身分,抓起玄關上的無度數眼鏡與口罩戴上才開門。

開了門之後那個熟悉的笑臉迎上,

 

「抱歉剛剛掛了你電話,那時候我急著準備東西怕搭不上電車。

「翔ちゃん,我來了哦。」

——真的來了。

「相葉さん,現在來的話坐不到終電回家喔。

還是掛著自己最喜歡的笑容,相葉轉過了身子面對櫻井。

「沒關係,我準備好過夜了。」一個藍色的後背包被裝的鼓鼓的。

——笨蛋。

櫻井突然覺得他的心裡也跟後背包一樣,鼓鼓的。

櫻井想近來煩躁次數增加的原因自己好像是知道了,關於他團員相葉雅紀。
不然,怎會看到他的臉他的笑後,心中突然一片清明。

將相葉請入門後,相葉一邊說著「好久沒來翔ちゃん家裡了還是一樣髒亂」一邊坐上沙發開始整理起自己帶來的東西,櫻井笑了笑拍了下他的頭,卻發現相葉從手上的塑膠袋拿出的東西就是啤酒、啤酒、跟啤酒。無奈的想著我們代言的明明就同一品牌這啤酒我也不缺吧,櫻井坐在相葉旁邊看著他繼續動作,等相葉總算整理好後抬起頭卻看到櫻井已經喝起。

「咦~翔ちゃん好狡猾!明明是你叫我來的卻自顧自的喝著!」

「我哪有叫你來。」

「明明就有,翔ちゃん不是有點寂寞嗎。喏,這個是相葉家的土產。」

相葉將自己代言的一疊盒裝咖哩塊塞到了櫻井懷中,但櫻井沒有給出什麼特別反應,
相葉也沒有特別注意而轉身去開他自己的啤酒。
聽到剛剛相葉那席話的前半段櫻井的身體明顯的震了一下。

 

對啊,『想聽聽你的聲音』這句話的潛台詞不就是——


想念你、想見你、我現在一個人。

 

櫻井清了清喉嚨不讓相葉注意到自己有點異常,於是淡淡的開口,

「相葉くん,請不要把自己家裡放不下的代言產品堆到我家來,你明明知道我家不開伙的。

相葉聽到回話之後摸著鼻子傻傻的笑了起來,

「嘿嘿、被發現了?沒關係啦,我會做啊。」

櫻井抿著嘴笑,有點苦澀。眼前這人真是隨隨便便就講出近似誓言的話。

相葉不知道的是,說者無心聽者可是有意。

 

最近可能是寂寞瘋了。

要不然怎麼會一個人喝悶酒,

要不然怎麼會只想打給他,

要不然怎麼會覺得自己是喜歡上相葉雅紀了。

 

曾幾何時開始,每次被電視採訪或是雜誌問到自己喜歡的女孩類型,
櫻井翔總是千篇一律的回答,喜歡愛笑的、溫柔的。
腦袋裡一直浮現的就是那人的笑臉,雖然馬上被自己的工作情緒壓下去。

他想,這可能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好找離自己最近的團員來當範本。
但又不知道什麼時候真陷下去了。

什麼時候開始只愛那人的笑容,

什麼時候開始手機待機畫面設成兩人的合照,他笑得燦爛的靠在自己肩上。

有點矯情的說法,他就像他的太陽。
他的太陽願意只為他照射,就像現在一樣。
誰管這是否只是自己自作多情。

相葉不知道沒關係,櫻井本來就打算不讓他知道。
他不想看他的太陽為自己的感情困擾。
請繼續在我身邊,讓我的烏雲散去吧。
為了守護你的笑容,我不需要擁有,我只需要陪伴。

 

「相葉さん,今晚不醉不歸。

——請不要回家。

「翔ちゃん男前!我今天本來就沒有要回家的意思哦!翔ちゃん一次失戀沒關係的,我在這裡的!今晚我的肩膀借你哭!」

——你聽到了嗎。

「……不要挑我語病!還有,誰跟你失戀了!」

 

 就這樣讓自己繼續活在這個曖昧不明的世界吧。

 

 

 

 

───────────

我真的寫不起長句,到底是為什麼呢?而且很容易重複造句,一種寫作的習慣了吧。感覺就是有種神經質的感覺。

這篇的靈感來源是某CMLeader打給別人的那個CM

本來中間想多些東西的,但我提醒自己這是短篇。苦澀交代不完的,現實向。搞得相葉先生出現的很不必要嗚嗚。

很怕角色跑掉,所以我到現在創作出來的東西全部都是現實向,感覺就像一個框架把自己套住了。XD

心血來潮的時候會修好這篇文章的。

提個劉若英的歌曲,我們沒有在一起

歌詞有一段是這樣寫的。

我們沒有在一起至少還像情侶一樣/
我痛的瘋的傷的在你面前哭得最慘/

我們沒有在一起至少還像家人一樣/
總是遠遠關心遠遠分享

 

沒有那個名份,一個擁抱都做不到。 想寫出這樣的感覺。

 

其實有一首叫做,我想我們沒有在一起。歌詞十分淺顯易懂,但因曲風沒有打到我所以不知道該不該推薦就是了XD

 

我就是抖M啊嗚嗚。

 

創作者介紹

それはやっぱりきみでした。

や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